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审判研讨
司改后法官助理的职业瓶颈与出路
作者:cdelink     日期:2018-03-06


学术讨论会征文


司改后法官助理的职业瓶颈与出路

 —P县法院为例探索设立“机动法官”的可行性

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人民法院  赵颖

二〇一八年八月



作者简介:

赵颖,平昌县人民法院政治处法官助理,联系方式:18398981118E-mail:330350162@qq.com






论文独创性申明


本人郑重声明:所呈交的论文是作者个人进行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的研究成果,特此声明。




作者签名:                    日期:



编号:

 



司改后法官助理的职业瓶颈与出路

 —以P县法院为例探索设立“机动法官”的可行性

论文提要:现阶段我国司法改革已经进入关键时期,目前,我国法院普遍存在案多人少的矛盾,而员额制的改革势必会淘汰一部分法官转为司法辅助人员,也会造成法官助理进入员额的时间更长。而法院的案件只会越来越多,若法官数量不足以保证案件数量和质量的时候,是否可以通过设立“机动法官”的制度来满足办案的需求,保证案件的质量。本文以P县法院为例,从法院的法官和法官助理人数以及案件数量等分析,得出“机动法官”设立的必要性。(全文共7790

主要创新观点:“机动”百度百科释义为灵活运用的意思。设立“机动法官”的目的的确是为了灵活妥善的安排未入额的人员,确保法院各项工作的正常开展。设立“机动法官”在现阶段最重要的作用是不仅能够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也能减轻法院领导层法官们的办案压力,同时还能达到锻炼和培养年轻的法官助理的目的,确保法院能够用好人才、留住人才,为我国法治建设添砖加瓦。

以下正文: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规范司法行为,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保证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检察权",这一论述为司法体制改革进入新境界提出了要求,也为十八大后开始的司法体制改革提供了方向和目标。 我国的司法体制改革自此在全国范围内有序开始,S省作为全国第三批司法改革试点单位,在综合考虑的基础上,确定了笔者所在的P县法院作为S省的首批试点法院,故本文以P县法院为例分析司改后法官助理的职业瓶颈和出路。

法官助理,是指专职审判辅助工作的司法人员。他们在法官的督导下工作,协助法官进行法律研究,起草法律文书以及其他与案件准备和案件管理有关的工作。因为职责的定位,使得多年来在法院人及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共同的认识,即法官助理是后备法官。当然,这种认识在曾经一度是具有可操作性的,但是司改后,成为法官必须通过遴选,加之名额的限制,很大一部分法官助理无缘成为法官,且这类情况在各地都不在少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出了重大部署,其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了《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以下简称“四五改革纲要”)。从整体部署来看,中央将法院人员分类管理作为推动司法改革的重要举措。法院人员分类管理,是在法院内部进行职责划分,分类审判人员与非审判人员之间进行再分类。可以说,推行法官助理制度是实现法院人员分类管理的重要一步,也是“顺利推进司法改革试点的基础性保障”。1

P县法院为例,2015年该院被确定为S省首批试点法院后,经过一系列的前期准备和综合考量,最终按照员额法官占全院在编人数的32%进行入额遴选。入额前,该院法官人数为49人,入额后,11人从法官转为法官助理(其中,3人已退休)。12年以来,该院招录了30名审判辅助人员,其中法官助理23人,审判辅助人员7人。由于司改后,人们把目光都聚焦在了法官身上,法官的职业保障和待遇都在不断提高,而法官助理的晋升条件受限,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该院法官助理的恐慌,并变得消极,觉得工作不比法官少,待遇少也就算了,还没有晋升空间,让人没有盼头。

因此就P县法院为例,为留住人才,促使改革成果由人民共享来探索法官助理的职业瓶颈及出路问题。

一、法官助理职业瓶颈产生的背景P县法院为例

(一)全国性司法改革大环境

2015年以来,全国第三批司法改革试点省份的司法改革启幕,标志着司法改革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开。P县法院有幸乘着司法改革的春风被确定为第三批司法改革试点省份的试点县级法院。从一确立之初,由上而下各级部门及领导都相当重视,隔三差五召开动员大会以期此次改革能够真正遴选一批优秀法官入额,提升案件的办案质量。事实上,通过入额考试以及政治思想、业务技能的综合考量,遴选出来了一批政治觉悟高、业务素质强的优秀法官进入一线办案。

法官员额制的改革无疑带给了入额法官群体较多利益,但利益得来永远不是一帆风顺的,改革若想成功就必须要克服内部的阻力和冲突。而员额制改革最大的阻力则来自于法院的领导层群体和年轻的法官助理2。司法改革要求法院去行政化,实际上多年以来法院的领导层群体早不办理案件,每天重复最多的事情以参加各种会议居多。离开审判岗位时间较长,即使办案经验丰富,但年龄和精力体力相较于年轻人便是一种弱势。如果让他们进入员额,重新办案对他们来说恐怕也非易事。通过对P县法院法官的职务结构分析得出,中层以上领导干部入额的有25人,而一般干警只有13人。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真正办案的主力军是年轻人,虽然中层以上的领导干部中是法官的有25人,但他们每年的案件数量却是大大少于普通干警的。因此,让领导层的法官多办案并非易事,毕竟在现行体制下,领导层的法官职责不只是办案,更是被行政化的法官。此外,员额制改革少部分未入额的法官以年轻人为主,这就使年轻法官被迫丧失审判资格,成为审判辅助人员,而以后想要入额的时间更长、难度更大,也就变相打击了年轻法官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增加了对改革的仇视心理。

(二)P县法院受地理、人文因素影响下的小环境

P县位于四川东北部、米仓山南麓。全县幅员2229平方公里,辖43个乡镇,总人口110余万,其中农业人口80余万人,耕地面积57.5万亩,是典型的农业大县。P县法院有中央政法专项编制117个,工勤编制18个,现有113个在编干警,其中中央政法专项编104人,工勤编9人,有法官38名。2012年以来,P院每年审理的民事案件约4000余件,且呈递增之势3。不难看出,P县法院未进行司法改革前,受当地地理、经济环境等影响,办案数量、办案时间已与办案人员不成正比。司法改革启动以来,51名法官中有9人放弃进入员额,38名法官进入员额,4名法官未进入员额(其中1人因违纪、3人因综合考量未过关)。按照司法改革文件要求,入额法官均有办案数量的规定,若按现阶段民事案件的增长趋势来看,P县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只会更加凸出。

()青年法官助理前景迷茫

在笔者看来,未入额的法官不止包括自身有着法官身份却没能顺利入额的法官,还应包括通过了省高院组织的初任法官培训但未任命为助理审判员的法官助理。据统计,P县法院从2012年起面向社会公开招录了法官助理30人,2018年纳入招录计划的有8人,招录的人员大多为应届法学专业毕业生,平均年龄在22-26岁之间。这22名法官助理中,现已调离1人,辞职1人,通过初任法官培训的有16人,但至今无一人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

图一:2012年以来招录法官助理情况表

年份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人数

2

11

4

4

7

2

8

专业

法学

法学

法学

法学

法学

法学

法学

是否通过初任法官培训

通过

通过

2人通过

0人通过

0人通过

通过

是否符合任命助理审判员条件

符合

符合

符合

不符合

不符合

不符合

不符合

图二:员额制给法官助理带来的担忧

   图一我们不难看出,2012年、2013年、2014年招录的法官助理已经符合任命为助理审判员的条件,但P县人民法院在20163月份准备上报2012-2013年招录的14名法官助理为助理审判员的时候被告知现已停任,便让该批法官助理失去了入额的资格。

图二可以得出,对于法官助理来讲,首要关注的还是他们什么时候可以成为法官,其次是对于成为法官之后审判压力的担忧。在一面想要成为法官一面又对独立审判并无太多好感,这种矛盾也让法官助理们开始思考进还是不进,离开还是坚守。就P县法院而言,地处大巴山深处,交通不便,和大城市相比各项福利待遇都跟不上,本身靠待遇留人就是一纸空谈,现如今司法改革的到来,想要留住人才更是难上加难,离职潮在一定时间内还会继续上演。

综上,法官助理占据了P县法院的半壁江山,且以年轻人居多,故妥善处理他们的职业保障问题显得尤为重要,自古以来,人心向背定成败。法院工作不仅仅是领导的决策和法官办案就能够搞起来的,还需要全院干警的团结一心,司改事业必定事半功倍。

二、P县法院未入额法官助理的尴尬境遇

(一)未入额法官的尴尬境遇

改革前P县法院法官共51名,其中除去院长、副院长4名,在审判岗位从事一线审判的仅有43名。在遴选之初就征求了法官意见,除去选择留在后勤的7名法官和即将退休的2名法官外,愿意入额且符合入额条件的有42人,而严格按照上级要求按比例遴选法官,仅38名法官入额,即有法官身份但无法入额的法官仅4人。而改革之后,将会使部分本已掌握审判资格的法官无法进入法官员额,虽保留有法官的身份,却只能成为法官助理做着审判辅助的工作或选择成为司法行政人员留在后勤4。由未入额的原审判法官担任助理,无疑是对他们进行“贬职”。实践中,这些未入额的法官多半是年纪较大、学历较低、不善于考试的人员,他们中的大部分有着丰富的审判经验,将他们作为法官助理,不仅仅“剥夺”了他们的审判权,更是审判资源的浪费。如何在充分利用未入额原审判员的丰富审判经验的同时,还能将他们置于合适的位置,是目前完善法官助理制度的目标之一。

(二)未入额法官助理的尴尬境遇

前面我们提到,我院通过初任法官培训的法官助理有16人,还未进行培训的有13人。而P县法院入额的法官年龄30岁以下的有1人,30-39岁之间的有11人,40-49岁之间的有15人,50岁以上的有7人。按照现行退休年龄来讲,此次入额的法官相对较为年轻,即使50岁以上的法官离退休也都还有将近10年的时间。且P县法院的政法编制还有空缺,仍会继续招录司法辅助人员,这样只会让留在司法辅助岗位的年轻人逐渐增多,大家都挤破脑袋往员额制钻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让这群法官助理对于自己未来的法官之路产生不确定的质疑,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够进入法官序列,自己还有多少年才能够成为法官。按照之前的程序,一旦通过司法考试和初任法官培训合格的法官助理,工作两年之后都能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进而独立审判,但由于司法改革导致了现行助理审判员任命制度的暂停,这些人要想成为法官的机会变小、时间变长,要想进入员额必须等进入员额的老法官退休方才有机会进入。而实际上P县法院入额的法官中年龄最大的法官距离现行退休年龄还有十年之久,对于一个年轻的法学毕业生来讲一方面要等老法官退休自己才有机会进入员额,一方面又要和未进入员额但是具有法官身份的法官互相竞争余下的少量员额,对年轻人来讲无异于前途渺茫。由于没有完善的法官遴选机制,且各项制度尚处于摸索阶段,年轻人不免心生忧虑,对自己的职业前景相当不看好,曾经引以为傲的专业和职业却没能给自己带来相应的利益,看到同期毕业的人在事业上都有了或多或少的成就,而自己还是一个法官助理,只会让他们心灰意冷。对比同期进入公务员序列的考生,大部分在工作两年以后,相继被提拔任命为副科级领导,而法院由于编制数量较少、法官助理较多、工作年限较短等原因限制了年轻人的发展。加之全国机构改革大背景下,在职公务员不能参加公务员考试、省会城市之外的省内其他市州公务员不能参加省会城市遴选以及待遇、教育等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期待有一个平台和途径能够走出去,故多数人在自己的最低服役年限期满之后选择通过事业考试或其他市州的遴选跳槽到其他单位来解决自己的焦虑。珠海中院的一名法官助理曾坦言,“人们把更多的目光聚焦于法官,更多的是关心法官的待遇,而不是法官助理。当法官感到工作带来压力的同时也享受了应有的光荣与待遇;而作为法官助理者,是职位的失落,难免产生既然技不如人、待遇不如人,又何必那么投入的灰色心理”。5事实上,有这样想法的法官助理其实很多。他们中的某些人可能一生也只能是一名审判辅助人员,法官员额制改革后,如何能让这些年青人安心的留在审判辅助岗位 ,如何能让他们看到自己职业的晋升通道 ,让他们感受到职业给自己带来的尊荣感 ,是摆在每个制度顶层设计者面前的问题[1]

上述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在考虑拓宽法官助理的来源渠道时,并未将法官助理的培养机制与职业前景等更深层次问题考虑在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实践中的难题,因而急需寻求体系化的方案来加以突破。[2]

三、破解困境建立相应完善的配套措施

员额制的出现遴选出了一批业务素质过强技能过硬的年轻法官,却让未入额的法官助理在现行司法改革中未能得益。如何才能两者兼顾让他们在司法改革中受益分得一杯羹,从而减少改革阻力,才是现今继员额制改革之后的一大难点问题。“司法体制改革是一项内容丰富、体系庞大的工程”,需要各个制度之间的“牵连”和“呼应”6。法官助理制度的有效运行,离不开配套机制的保障。7

虽说此次的员额制改革还预留了一定的名额给未入额法官助理,具有法官身份的法官入额办案问题不大,但一直从事法官助理工作的年轻人从未独立办过案,若入额能否胜任此项工作并承担工作所带来的风险,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同时,将法官助理定位为纯粹的法官助手,无论是从司法实践抑或是司法改革的实际情况来看,其合理性都有待进一步商榷。8因此,结合法院现阶段案多人少的突出矛盾以及未入额法官的实际情况,从法官助理到主审法官之间必须设立一个过渡时期法官9,也就是本文开头所提到的“机动法官”,一方面独立审审判案件的职责大于法官助理小于员额制法官,另一方面可以锻炼法官助理独立判案,提升他们的业务水平,有助于他们快速成长。

“机动”百度百科释义为灵活运用的意思。“机动法官”可以理解为是在法院员额制法官人数欠缺,不足以满足案件数量和质量的需求时,可以择优从未入额的但具有法官身份的审判辅助人员和年轻的法官助理中选择,充实办案力量,保证办案的数量和质量,确保司法的公平、公开、高效。设立“机动法官”的目的的确是为了灵活妥善的安排未入额的人员,确保法院各项工作的正常开展。

(一)现行制度下缓解案多人少矛盾的一大途径

 全国范围内的基层法院都存在这样一个现状,那就是案件数量多、增长快、简单案件多、复杂案件少。P县法院现在每年的民事案件保持在4000件以上,而入额的法官仅38人,若仅依靠入额法官办案的话,数量可以上升但质量却难以保障。就P县现状来讲,案件送达远不能达到大城市的送达效率,因此在时间和效率上就大打折扣。若先由院党组研究决定给予法官助理法官身份,使未入额的法官助理协助办理简单的民事,那案多人少的矛盾便能够有效化解,案件质量也能够得到保证。

(二)确保司改配套改革顺利,促使改革阻力最小化

前文提到,此次改革对院领导以及年轻的法官助理影响最大,阻力也主要来源于他们,因此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能促使改革顺利进行,也能使改革的阻力最小化,能够让每个人都能受益。法院的领导人员都是凭着自己过硬的业务素质、丰富的审判经验逐步走到领导岗位的,因此让他们重回一线办案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案件数量不断增长的情况下,院领导除了自身所分管的法院内部的工作之外,还有来自上级法院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安排部署。长此以往,在行政事务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办理更多的案件是值得大家思考的一个问题。若能够让一部分优秀的法官助理独立审判帮助领导审理一些简单案件,这样不仅能够减少法院领导层的工作压力,同时还能让年轻人对于未来觉得有奔头,不然的话要想留住年轻人留住人才就是异想天开了。如果能让一部分法官助理在入职两年以后由院党组研究决定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在员额制法官之外独立办案,积累一定的审判经验之后,待老法官退出之后再从中择优录取,既能减少阻力,又能保证人才不流失。

(三)员额制外的”机动法官”是锻炼和培养年轻法官的平台和途径

员额制的改革使得以后员额制的法官将从未入额但保留法官身份的法官和审判辅助人员中选择。员额制法官将独立审判案件,遵循“审判者裁判,裁判者负责”的权责统一,其审判压力、责任将更加重大10。这就要求员额制内的法官需是具有丰富的审判经验、较长的工作年限、足够的社会阅历和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想使法官助理在今后的审判业务中充实到员额制法官的队伍中,那就必须增设”机动法官”使其能够独立办理简单案件并草拟文书,只有这样才能积累审判经验,丰富社会阅历,增强心理素质和职业素养,才能更快的进入法官员额的队伍中去。

四、如何构建员额制外”机动法官”的构想

(一)员额制法官与”机动法官”的界定

1.员额制内法官。员额制法官具有对各类案件的独立审判权,并具有独立的签发文书的权利,能够独自处理案件审判流程中的所有工作包括了文书的制作与签发,同时配备相应的法官助理及书记员。

2.“机动法官”。机动法官”和员额制法官相比,不同之处在于员额制内法官的薪酬待遇高于”机动法官”,且具备了独立的审理各类案件及签发文书的权利,而“机动法官”只能够独立审理相对简单的案件,且制作的文书需由员额制内的法官审核并签发。通常来讲,只需按照办案数量对“机动法官”配备一名书记员做好庭审记录,这样可以有效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且合理分配员额制法官的办案数量,同时又能减少改革阻力,提升法官助理的业务水平,为其今后进入员额提供平台和助力。

(二)构建案件合理分配模式

P县法院的案件构成以简单案件居多,复杂或重大疑难案件占相对较小的一部分,法官除了员额制法官之外另设“机动法官”,办案人员的增加就需要相应的更改之前分配案件的模式。按照前面所提到的员额内法官审理疑难复杂案件及普通程序和部分简单案件,“机动法官”则审理争议较小的简单案件及简易程序案件。这就需要立案庭在分案时要严格把关,按照案件的标的大小、权利义务关系复杂程度、社会影响性以及适用程序类型确定由员额内法官或是“机动法官”审理11

(三)职业保障与职级晋升

现行中国的法律体制中还未出现”机动法官”这一类,因此其待遇和晋升渠道还有待研究。但是值得肯定的是,既然在将”机动法官”作为充实员额法官的后备力量在培养,其当中一部分人仍保留了法官的身份,那么其薪酬、职业尊荣等各个方面的待遇应低于员额制内的法官,但必须高于法官助理。此外,”机动法官”的晋升渠道也应该按照司法改革文件中提到的法官助理的晋升等级一样设置,因为目前员额制内的法官较为年轻,若等员额制内法官退休空出名额才有让”机动法官”进入员额的机会,这对年轻人来讲过于机械与残酷。故设立相应的薪酬和职级晋升渠道,有益于留住人才,安心工作,保证案件质量。

另外,司改开始以后,员额法官走单独的法官序列来提升自己的法官等级和工资水平,而法官助理却始终是按照公务员标准进行职级的晋升和调资。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在正常晋升前提下需要任科员12年以上才能享受副科级待遇,这也是一个让无数青年法官助理感到焦虑的地方。前面是进入员额法官无望,后面是享受副科级待遇年限太长,两者相较,对于法官助理来说晋升的途径太狭窄,职业前景渺茫。对大多数法官助理而言,选择进入或留在法院是出于对法官这一职业的向往。尤其对青年法官助理而言,也许能够接受奋斗阶段不高的待遇,但却无法忍受看不到希望的未来。12

综合此,在设立机动法官的同时,法官助理也可以参照员额制法官等级制度,快速建立法官助理的等级制度,一方面解决未入额法官助理的心理负担,提高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另一方面解决法官助理的职级待遇,使其安心留在法院,为自己喜欢的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并非所有的法官助理都能在日后成为法官,因此倘若能够增加法官助理这一职业在全社会的认可度、提高这一职业的含金量,让法官助理这一工作经历可以成为日后敲开大型公司、顶级律所、知名学府或研究机构大门的“金砖”,那么也将在客观上帮助法官助理走出当前职业前景的困惑。13

五、结语

现阶段中国依然有很多社会矛盾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会诉求于法院以期得到公平裁决,今后法院受理案件数量只会有增无减。而我国法院体制内的现状始终存在案多人少的问题,每年法院都会统一招录一批法官助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进来以后若没有相应的体制与待遇妥善安置,那我国法院的现状则不堪设想。因此法院的改革,应在保证案件数量和质量的基础上,妥善制定未入额法官及法官助理的后续问题,这样对于改革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同时让各方受益。




1)郝洪:“人员分类管理,司法改革第一步”,载《人民日报》201497日第2版。

2)林甲乙:《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措施——以设立员额制外机动法官为设想》。

3)陈崇文、张琼、赵颖:《检视与重构:初任法官“司法技艺”短板之弥补路径——P县法院初任法官。

4)林甲乙:《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措施——以设立员额制外机动法官为设想》。

5)王袁焰:《坚守还是离基于法官员额制背景下D县法院的调查分析》。

6)吴思远:《法官助理制度:经验教训与难题突破》。

7)冯俊玲:《论我国法官助理制度的完善》。

8)吴思远:《法官助理制度:经验教训与难题突破》。

9)林甲乙:《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措施以设立员额制外机动法官为设想》。

10)林甲乙:《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措施以设立员额制外机动法官为设想》。

11)林甲乙:《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的配套措施以设立员额制外机动法官为设想》。

12)吴思远:《法官助理制度:经验教训与难题突破》。

13)吴思远:《法官助理制度:经验教训与难题突破》。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