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审判研讨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 基层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研究 ——以平昌县人民法院白衣法庭为视角
作者:乔君、王成     日期:2019-11-28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

基层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研究

——以平昌县人民法院白衣法庭为视角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 “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在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努力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新时代背景下,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离不开法治,不可缺少基层司法的参与,也需要基层人民法庭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本文以平昌县人民法院白衣法庭为视角,分析人民法庭在发挥审判职能职责,化解基层社会矛盾,服务党委政府,保障经济发展,保障人民安居乐业,推动乡村法治的同时,也指出在转型时期基层社会矛盾纠纷的日益复杂和多样性,人民法庭面临案多人少,办案压力增大,审理案件的同时如何充分高效地参与乡村治理等问题,充分发挥人民法庭在乡村治理体系中的司法纽带作用。

一、白衣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现状

平昌县人民法院白衣法庭地处两县区交界处,该镇系两条河流交界处依山而建立,法庭下辖4个乡镇,4乡镇全域面积347.63平方公里,辖49个行政村,5个居委会,总人口13.58万。现法庭共三名工作人员,一审判员、一书记员、一驾驶员,其中书记员、驾驶员系临聘人员。

作为审判的最前线,最基层的司法组织,人民法庭在发挥司法职能,参与乡村治理过程中有着丰富经验。随着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物质精神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乡村治理环境的变化,人民法庭工作模式也应不断创新,以便更好地发挥基层司法职能。

(一)白衣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方式

 1.建立“文明新风倡导村”。白衣法庭学习领会,贯彻实行新时代“枫桥经验”精神,探索“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为目标的治理方式,组建“文明新风倡导村”职能小组,给予法庭工作人员分工明确,定期到村里宣讲法制课程,村社开设法律服务咨询窗口,建立值班台账、工作日志,不断推进该项工作规范化、常态化。

2.完善沟通链接机制。白衣法庭有效对接当地派出所、司法所,建立“两所一庭”矛盾预防化解衔接机制。法庭与乡镇司法所、派出所、党委政府定期交流辖区纠纷状况,促使信息共享、矛盾共调。按季度将办理的案件按辖区、按村社、按纠纷种类分类统计,并将结果报送司法所、派出所、当地党委政府和村社,及时掌握辖区村社诉讼纠纷动态信息。

3.开展普法宣传活动。白衣法庭结合自身工作特点,广泛采取各种形式进行普法宣传。广泛开展法律七进,进社区、进村委、进企业、进学校、进党政机关事业组织。在场镇重点宣传易引发矛盾的民间借贷、合同纠纷等法律知识;在村社重点宣传相邻权纠纷、土地权属纠纷、婚姻家庭纠纷等法律知识;在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重点宣传行政、刑事方面法律知识。典型案件适用巡回审理,达到法律效果、社会效果与政治效果的统一。

4.指导村民依法自治。白衣法庭与村民委员会密切联系。白衣人民法庭针对辖区所受理的民事案件,按村舍分类梳理、剖析辖区涉土地流转、相邻权纠纷、农村建房等相关民事案件,涉离婚、子女抚养、赡养老人、继承等乡村伦理、公序良俗案件,编写典型案例,定期送相应资料至村委会、居委会,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为村民自治提供重要参考。邀请村委会干部、民间调解组织成员和村民代表,参与旁听典型案件的庭审,结束后开展座谈会进行交流发言。

5.开展法庭工作联络会。白衣法庭根据审结案件情况,按季度制作各乡镇收结案统计表,邀请辖区各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员、各社区(村委)干部,两代表一委员、司法所、派出所负责人、司法联络员、司法监督员等,由院领导牵头组织召开法庭工作联络会,向地方党委政府、其他基层司法机关、群众代表公布案件审理情况,提交典型民事案例,介绍法庭参与乡村治理情况,与参会各代表进行交流发言,以此增强与辖区组织沟通衔接,确保辖区组织、群众知晓法庭工作内容,得到辖区机关组织、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二)白衣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困境

.案件审判与乡村治理相对失衡。白衣法庭辖区各乡镇四周环山,距离法庭最远的村社有50多千米,部分村社也未修通公路,交通较为不便,同时“送达难”问题更加突显,若当事人不配合法庭送达,一个案件将会耗费更多的司法资源和工作时间,加重案件审理负担。交通不便,村社偏远闭塞,给普法宣传带来难度,也影响到了白衣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效能。自实施立案登记制以来,白衣人民法庭所受理的民事案件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白衣人民法庭现仅一名审判员,一名司法辅助人员,如何审结日益增多的案件,提升审判质效,解决“案多人少”问题,如何提升审判质效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人民法庭乡村治理能力和效率,成为丞需思考的问题。

.乡村村民法律素养缺失。村民法律素养不高普遍存在,人民法庭加强乡村治理难度大,部分村民对人民法庭依法公平、公正行使审判权质疑,不信任。同时在依法治国,提倡学法、守法、懂法、用法的新时代,仍有部分乡村群众,违背伦理道德,置法律予不顾。例如,在白衣人民法庭大力加强乡村普法力度下,在法庭参与的诉前调解的案件中,仍有部分系村民违背公序良俗、伦理道德,不赡养年老父母,或离婚抛弃婚生子女予不顾,情形恶劣。也时有藐视法律威严现象发生。如平昌县人民法院在一起执行案件中,法警依法将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带上警车时,其年迈父亲倚老卖老,上前故意抓扯执行干警,并自己卧倒在地将自己的头撞向地面,口中却呼喊“法院打人”,误导围观群众,阻却执行干警将被执行人带走,随后在网上散布谣言,诋毁法院形象。又如,在文书送达过程中,法官在向一名被告送达法院民事判决书时,被告接收后当面将法院民事判决书撕毁,并大声告知法院送达干警其已经撕毁法院的判决书,判决内容对其无效。众多乡村类似事件,反映出乡村村民法律素养的缺失,受限于村民文化道德素质水平,基层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任重而道远。

二、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角色定位、职能职责

()人民法庭在乡村治理中扮演的角色

人民法庭在党委的坚强领导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依法高效履职,延伸审判职能,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合实践,强化信息化运用,大力弘扬“枫桥经验”,不断健全完善多元纠纷化解机制,推进国家治理、社会治理、群众自治的有机融合,促进调解、仲裁和诉讼等共建共治共享多元解纷格局的效能提升,不断提高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的社会认同感,形成简单纠纷化解在诉讼前端,法院在后端集中审理疑难、复杂、新类型案件的新格局,促进人民法庭的司法纽带这一角色的形成。

(二)人民法庭在乡村治理中的司法职能

审判职能

审理民商事纠纷(小额速裁)

审理刑事自诉附带民事纠纷

开展法庭审结案件的执行工作

综合职能

为基层政权机关及企事业单位提供法律咨询

参与基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支持和指导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工作

法制宣传教育

诉前联调(司法确认)

发送司法建议

信访接待工作

参与村居扶贫工作

参与村居文明建设、卫生建设、生态建设

三、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实现途径

人民法院坚持“不告不理”诉讼原则,案件审判是人民法庭本质工作、基本职能。

(一)注重乡村治理、侧重审判职能理念

基层人民法庭,作为国家行使审判权的最基础组织,办理案件,行使审判职权仍是其主要职责,在发挥乡村治理职权时,要明确限度,不能模糊本职工作。充分发挥审判职能,才能更好地维护乡村良好有序环境秩序,明确乡村诉讼“打官司”特点,进而进行乡村治理,也能为诉讼提供有力指引,提升审判效率。

.乡村“打官司”特点。在广大农村地区,提及“法院”二字,乡村百姓普遍想到的是“犯法”,要是谁家有法院工作人员“拜访”,周围邻居便会议论纷纷一定是谁家人犯了法,主人家也不情愿法院工作人员的到来,觉得羞愧。在法庭工作人员向周围邻居调查案情时,农村老百姓怕得罪了当事人,也不愿意配合法院工作。又如乡村百姓不愿意打官司,认为打官司花钱费时。在乡村地区,普遍存在遇事首先不是寻求法律途径来解决,而是通过私力救济,或者是通过本地德高望重、有威望的人来调解解决,倘若解决不了问题,不得万不得已才诉讼至法庭。这些迹象表明,人民法庭不能仅依靠法律的框架和行政机关的角色强制参与乡村治理、强制行使审判职权,而是要吸收传统文化中的乡风民俗、村规民约,以法、以情、以礼行使审判职权、司法职权。

.明确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的限度。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必然会对审判工作的开展产生一定影响,这就要求,应明确人民法庭在参与乡村治理的限度。具体而言,就是人民法庭要立足于司法审判职能工作本位,做到不错位、不越位行使司法职能,不过多介入当地党委政府、村委居委的行政、社会事务,法院提供司法服务和司法保障。

(二)采取村规民约与法律规范相结合治理模式

新时代,传统农村社会已发生了巨大改变。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几千年来,传统的观念在乡村百姓心中早已根深蒂固。村规民约,作为数年保存下来的农村群体一致共识,包含着村民对社会秩序、风俗习惯、伦理道德,个人与群体的美好期待。其不是以国家强制力创制出来的规范,而是在乡村社会自然生长出来的社会规范。在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过程中,运用法律法规是一种手段,而乡规民约也是与法律法规平行的一套方法,都是维护社会秩序不可或缺的方法。《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村规民约的部分规范,例如婚姻家庭关系等体现地方典型内容,人民法庭在审判案件时,将村规民约引述作为析法明理的依据,使其结合法律法规,两者共同融合、互动,更加有效的发挥作用,提升司法能力。

(三)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途径

1.加强与地方党委政府的合作。人民法庭有三名干警,近年来法庭年均办案量在200件左右且有逐年上升趋势,法庭在平时的审判和乡村治理过程中,少不了政府部门的沟通联系,更离不开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同时,法庭具备专业的法律知识,丰富的审判经验,化解矛盾纠纷能力,政府在行使其管理职能时,遇到法律问题需要法庭的支持,法庭与地方党委政府形成相互支持的关系。法庭定期向地方党委政府报送案件收结案统计表、典型指导性案例,针对部分政府职能部门行为,适当向其发出司法建议,联合政府进行法制宣传,为政府提供司法数据样本,为政府决策部署提供依据支持。

2.建立矛盾预防机制与多元调解机制。派出所、司法所、人民法庭作为“两所一庭”基层司法组织,在防控乡村治安问题、化解矛盾纠纷中各司其职,但因工作、地理位置等原因,两所一庭之间实际沟通链接机会少,加强三者之间的衔接合作,对于提升工作效率、定纷止争具有重要作用。人民法庭平时工作中,会遇到一些想“打官司”却又无力支付律师费用的群众,此时法庭就可以衔接司法所工作人员,待司法所向符合条件的群众申请法律援助,或向当事人释法明理,为提起诉讼准备基本材料。法庭人员配置相对少,重大案件的审理可以请求派出所出动警察进行安保协助。两所遇到矛盾纠纷时也可联合人民法庭合力解决,各基层司法组织共同发力,有利于矛盾纠纷的解决和预防风险的发生。

3.争取民间力量的支持。在乡村自治中,村两委班子在传达政府政策和进行乡村治理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由于乡村外出务工人员多,通讯方式多变,困扰基层人民法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送达难”,受理的案件中被告下落不明或者无联系方式的情况比重大。要联系上这部分当事人,人民法庭不可缺少村干部的协助,各居委各村委对自己辖区的人员流动情况比较了解,人民法庭通过这部分民间基层自治组织很快就能与被告取得联系。人民法庭平日受理的案件类型虽相对简单,案情并不复杂,但要做到案结事了,服判息诉,有时也需要村干部的说理教育,通过他们做到服判息诉、案结事了。

4.加强司法公开。新时代,人民法庭运用信息化技术多渠道促进司法公开,进而拓展乡村治理。充分利用互联网、各种新媒体,开通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发布工作动态,传播乡村治理信息,通过庭审直播,裁判文书公开,案例分析,让群众距离法庭更近,让人民群众亲身体验司法,开阔其参与司法的渠道,更能广泛传播法治思维,确保乡村治理取得更好的效果。

5.加强组织机构保障。在人员配置、办公经费等方面,全力做好法庭保障工作。强化青年干警到法庭锻炼,激励干警到法庭工作,解决案多人少难题。在评先选优、晋职晋级上,优先考虑法庭优秀人才。定期组织对基层业务人员培训,提升审判技能和行政管理职能,打造一支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的法庭队伍,更加高效地为乡村治理服务。

人民法庭参与乡村治理是践行“服务大局,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时代需要和创新枫桥经验的实践要求,人民法庭在充分发挥自身审判职能的同时,也需在乡村治理方面扩展职能职责,不断优化自身服务,权衡审判工作与乡村治理关系,发挥好纽带作用,顺应乡村振兴的时代要求。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