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一件历时四年的医疗赔偿信访案件的化解及启示
作者:平昌县人民法院     日期:2012-01-11


[ 案件简介 ]

   平昌县江口镇新华街西段居民戚某某曾患小儿麻痹症,致脊柱畸形且下肢萎缩,功能障碍。 2002 5 27 日,戚到平昌县某某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就诊,因县医院用药不当,造成戚周围神经炎,被巴中市医学会确定为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同年 11 月,戚为此诉至平昌法院,要求县医院赔偿各类损失 145918.13 元。 2003 8 12 日,平昌法院经审理判决县医院赔偿 31235.96 元。判决生效后,戚不服又于 2005 4 月向平昌县检察院提起申诉。同年 6 月,检察院终止审查后,戚又向平昌法院申请再审,法院受理后于 2006 9 月作出再审判决。宣判后,戚仍不服,上诉至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7 4 月,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戚获各类赔偿 48393.15 元,判决生效后,县医院按期履行了赔偿义务。尔后,戚仍需继续治疗,先后在平昌、达州、成都等地进行检查治疗,为此花去医药费 3 万余元。由于多种原因戚疾病逐渐加重,致戚全年瘫痪在床,戚的家人认为造成戚卧床不起的后果完全系县医院的医疗过错造成,则找医院要求解决后续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在遭拒绝后,即选择了走信访途径解决。于是,自 2008 年初,戚及家人采取书信、走访、闹事等方式先后到县、市、省乃至北京进行上访。上访期间,县卫生局、县信访局也曾主持医患双方进行座谈、调解,县、市、省领导也曾接待并作出化解的批示,终因戚的信访主张过高而化解未果。在此情况下,县委、政府领导给戚及家人多次做工作后引导进入诉讼程序。 2010 8 月,戚诉至平昌法院,要求县医院赔偿各类损失 1,18,5951 元。 2011 1 4 日,平昌法院经审理后依法作出县医院赔偿戚因医疗事故结案后的各类损失 245255.20 元,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2011 3 15 日,县医院依照判决全部予以履行。

[ 案件特点 ]

该案是一件典型的医疗赔偿纠纷信访案件,从前述案情发展轨迹不难看出,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 、跨越时间长。戚 2002 5 月到医院就诊发生医疗事故后与县医院发生医疗争议,同年 11 月诉至法院。判决生效后,又于 2005 4 月向检察院申诉,检察院终止审查后,戚又向法院申请再审, 2006 9 月平昌法院再审后作出判决,戚不服又于 2007 4 月上诉至巴中市中级法院,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后,戚又对后续治疗主张权利,不间断先后到县、市、省乃至北京上访,于 2010 8 月再次进入司法程序。 2011 3 15 日,全案终结。该案从发案到事结,经过了长达八年的信访和诉讼。

2 、信访不信法。戚与县医院发生医疗争议后,平昌法院已依法作出判决。宣判后,戚并未依法行使上诉权利,而是选择信访控告,后经平昌县检察院引导才进入再审程序。在两级法院终审判决后,戚理应服判息诉。但戚仍对判决不服,加之又发生了后续治疗费用,戚仍然不是依法维权,而是认为县医院有赔偿能力,到法院打官司不可能得到高额赔偿。只有通过信访,才能引起上级领导的关注,也才能求得“尚方宝剑”,实现高额赔偿的目的,于是,戚及家人隔三五天到县,隔月到市,半年到省乃至北京上访,专门选择上级领导到平昌视察,国家举行重大活动期间以及节假日的有利时机进行走访,逼县委、政府领导让步。同时,还不厌其烦地给市、省乃至国家领导人及相关部门写信,要求解决,各级领导及部门又层层批转、批示,县委、政府领导为落实上级批示,花了很大力气找双方当事人进行化解,但多次因争议较大而未成功。

3 、化解难度大。戚自身患小儿麻痹症,县医院因诊治过错造成三级戊等医院事故的后果不可能致戚瘫痪在床,但三级戊等医院事故与小儿麻痹症的后遗症相结合后,造成瘫痪在床的现状,戚认为完全系县医院医疗事故造成,应当由县医院全部买单。而县医院则认为:三级戊等医疗事故对应的是十级伤残,是较低的残疾,且医疗事故的赔偿已经两级法院终结审理,而不同意赔偿。由于双方争执较大,造成信访中行政调解,审理中的诉讼调解均未成功。

4 、利益诉求高。从该案的发展过程看,信访期间,戚在县卫生局主持调解时诉求起初是 15 万元到 60 余万元,在县信访局主持调解时,诉求是 20 万到 80 余万元,而引导进入诉讼时,请求高达 118 万余元,要求县医院赔偿残疾赔偿金 111232 元,残疾生活补助费 118851 元,精神抚慰金 160000 元,已发生的医疗费 33867.40 元、交通费 1393.50 元、误工费 3829.10 元、护理费 401500 元、残疾辅助用具费 5278 元,今后续治费 350000 元,共计 1185951 元。

5 、释明法律难。 2002 12 月,戚诉至平昌法院,是以侵权法律关系主张权利,而在审理中,县医院申请医疗事故鉴定为三级戊等医院事故,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以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一审、再审、终审均按《条例》规定判决是正确的,而戚依据新的《侵权责任法》重新主张权利,本身于法无据,但戚始终认为有法可依,且在调解或审理中又混淆了多个法律概念,医疗损害案件审理中的“二元化”问题,造成调解人员、审判人员难以与其解释清楚,戚及家人的思想疙瘩和疑惑难以化解。

6 、家境较困难。戚一家四口人,戚长年卧床不起, 2009 年被残疾联合会评为二级伤残;妻唐某某(现城市公益性文明劝导员月工资 450 元);长子现年 18 岁, 2006 年因交通事故受伤评为五级伤残,长年卧床不起;次子 11 岁,小学六年及学生。全家四人居住在地面积约 16m2 的一楼一底房屋内,全家的生活靠唐的工资及零时务工收入来维持,生活极度困难。戚及家人认为造成全家的不幸均是县医院造成的,县医院就是“救命稻草”,因此无论是选择信访或诉讼,都希望能够得到县医院高额赔偿以缓解家庭的压力。

[ 化解本案的做法 ]

1 、领导重视。在信访期间,县、市、省领导对戚的上访及信件都做过批示,尤其是在行政调解期间,县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县政府领导十分重视,专门成立了由一名副县长牵头的专案调解小组,信访局、卫生局、江口镇政府、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均参与案件调解。在法院受案后,法院领导十分重视,院长亲自包案,并确定分管副院长、庭长负责化解。同时,在审理期间,县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对该案的化解十分重视,先后两次听取了法院对该案的审理情况汇报,并对案件的处理作了重要批示,要求法院排除信访的困扰,依法审理,能调则调,当判则判,案子要结,事情要了。

2 、全程调解。 2010 8 15 日,平昌法院受理此案的次日就通知县医院应诉,并于庭前组织了三次调解。第一次调解的目的是让双方互相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诉请事项、争执焦点,以利于双方收集证据为第二次调解做准备。第二次调解的目的,是让双方有针对性地举出证据,进行质证和辩证,让双方对抗性博弈,使双方对自己的主张及抗辩逐渐趋于理性。第三次调解主要是让双方有针对性地学习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并进行思想教育。通过庭前三次调解,双方的对抗性矛盾得到缓解,对案件的实体处理都有了更清醒和理性的认识。庭审中,又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因戚不同意调解致调解未成, 2011 1 4 日,平昌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宣判后,双方情绪都十分稳定,为使双方服判息诉,法院又立即开展判后答疑工作,于宣判后的第三天和居委会、信访局、卫生局、镇政府的同志一道到戚的家中进行答疑和家访,戚听完详细的判后释明心中十分感动,当即表示服判息诉。判决生效后,县医院主动找到戚的家人进行和解,要求分期履行,截止今年 3 15 日,县医院已全部履行了赔偿义务。

3 、联动调解。该信访案件的特殊性决定了化解本案必须依靠各方力量集体攻坚,因此,法院在庭前、庭中和判后均邀请县卫生局、县信访、社区居委会的调解人员协助调解,被邀请的调解人员积极予以协助。在调解中,他们利用案情熟悉,专业知识丰富,了解戚的家庭情况的优势,对双方进行法、理、情进行思想教育和疏导,终使双方服判息诉。

[ 几点体会 ]

1 、领导重视、部门联动是化解重大信访案件的成功秘决。当前,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我国正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和社会凸显期,经济社会发展中呈现出新旧矛盾相互交织,长期性和阶段性矛盾相互交织,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矛盾相互交织的复杂局面。以我县为例,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各类大项目的有力推进,大交通建设的大发展,中、小企业改制,政府机构改革,各类矛盾日益突出,而这些矛盾纠纷,涉及多层的社会关系,多样化的矛盾主体,多领域的利益冲突,要化解这些矛盾,不是单凭一种手段,单靠一个部门就能做到,有的要靠政治手段,有的要靠经济手段,有的要靠法律手段以及行之有效的其他化解手段。因此,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大调解”化解机制应运而生,但“大调解”机制职能的发挥,要靠党委、政府领导作保障,要靠“三大调解”各司其职,联动配合。从化解戚某某与县医院的信访案例的全过程可以看到,县委、政府、法院的领导倾注了多少心血,县委书记、县长、政法委书记专门听取汇报、研究案件,法院院(庭)长包案化解,县卫生局、信访局、江口镇政府、社区居委会等部门全力配合,做了大量的工作,无论是诉前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还是诉讼中的司法邀请调解,无不凝聚了“三大调解”调解人员的政治智慧和法律智慧,实现整体联动、集体攻坚,终于化解了本案,实现案结事了。

2 、严肃执法,依法办事,是化解重大信访案件的基本原则。在新的历史时期,面对矛盾凸显的复杂局面,信访部门、人民法院以及化解矛盾的各行业、各领域的责任主体任务更重、压力更大。虽然在近几年,各级党委、政府按照中央的要求,积极畅通信访渠道,依法规范信访秩序,强化工作责任,健全制度,解决了很大一批信访案件,群众合理诉求得到了支持解决。但同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信访案件的数量已有逐年上升趋势,特别是集体上访,越级上访,采取自残自杀过激行为上访等重大、疑难信访案件呈多发态势。“信访不信法”、“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等不良思想,成为部份信访当事人成功的“秘诀”,他们不是通过合法途径实现自己的诉求,而是把上访作为谋取非法利益的手段,只要不满足其愿望,就采取前述过激行为相威胁,动辄赵级上访。本案中的戚某某及其家人在平昌法院受案之前,就是被他人“洗脑”后,信访不信法,特别是在上访期间,党委、政府念及其家庭经济状况,按政策而给予解决低保,文明劝导员公益性岗位,年前扶贫之后,认为是上访的结果,进而滋长了其家人到市、到省乃至到北京走访,给各级领导写信,意图得到“尚方宝剑”后,达到诉求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在经过县委、政府领导做工作后,才引入司法途径解决。法院受案后又口口声声称是领导安排,才到法院来起诉,一味要求法院“照顾”,否则就不“打官司”,仍又重操“旧业”。平昌法院受案后,摸准了戚及家人的心态,本着讲实事、讲证据、讲法律的态度,严肃执法、依法办案,在调解无效后,依法作出判决,只支持了戚的合法诉求,对其不当请求 93 万余元未予支持。宣判后,戚及家人看到法院讲事实、讲证据、讲法律,心服口服,在拿到县医院支付的最后一笔赔偿款后,戚的家人专门来到法院找到院长说,如果不是自己听信他言走信访之路,而直接走法律途径进行维权,也不会空转了一大圈,辛苦好几年,以往的钱财和精力是白费了,感谢法院,感谢法官……!从该案例的处理效果表明,依法办事是化解重大复杂信访案件的基本原则,如果不是法院依法审理和判决,而一味担心戚的上访,迁就当事人拿钱买平安,就会助长“信访不信法”的歪风,那么其后果就是整个社会就没有什么守法、公平和正义可言,也就会陷入无序的混乱局面。

3 、辩法析理、思想教育,是化解重大信访案件的基本方法。“辩法析理、胜败皆服”是法官宋鱼水成功的秘诀。化解重大信访案件除了严格依法办事外,还应辅之强大的思想宣传教育,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许多重大信访案件的出现,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信访当事人不懂得政策,不知晓法律,加之化解不及时,就导致了小事变大事,易事变难事,简单的事变成复杂的事。因此,在化解重大信访案件中,就需要我们不厌其烦地给当事人进行政策和法律宣传、教育,有理有据,有理有节,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以法育人,让他们懂政策、懂法律、明事理,只要工作做得扎实,绝大多数信访案件可以得到化解。该案例中,早在 2002 年,戚到县医院就诊,医疗事故发生后,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诉至法院解决,即使不服,仍然知晓通过诉讼程序进行维权。他及家人为何又在两审终审后又选择走信访途径呢?就如他本人所说的听信了别人“洗脑”,如果对于后续治疗、护理费用发生后,正确引导进入司法途径解决,也就不会“枉走一大圈”。虽然在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过程中,调解人员不厌其烦地进行法律、政策宣传,戚也听得清楚明白,但戚最终未能抵住利益最大化的诱惑而丧失了调解成功的机会,不当利益的追求支撑着他信访四年之久,一直到法院判决后,他的侥幸心理防线才被攻破,辅之法官和调解员的判后答疑、辩法析理、劝说、教育、帮助下,才解开了思想疙瘩,心悦诚服地接受裁判而息诉。试想,在化解该案的过程中,如果没有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人员的宣传、教育和思想疏导,没有在诉讼中的再宣传、再教育和判后的辩法析理等工作,就不可能让戚懂法律、明事理、服判息诉,也就不会收到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