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对孔某申请执行王某等五人继承纠纷一案的几点思考
作者:平昌县人民法院     日期:2012-11-28


王某等五人(系五兄弟)与孔某因法定继承纠纷一案向平昌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王某等五人的父亲王某某与孔某依法再婚,王某某死亡后,王某等五人与孔某均属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且孔某系老人,属弱势群体,而王某等五人均已成年,故据此将诉争房屋判归孔某所有,并由孔某货币补偿王某等五人应继承的份额。判决生效后,孔某主动到法院缴清了其应支付给王某等五人的房屋补偿款,并提出书面执行申请,要求王某等五人交还房屋产权证书。法院立案受理后,在执行中查明,该诉争房屋被王某等五人中的一人在信用社作了贷款抵押(该笔贷款未偿还),且在分割处理王某某遗产时未作处理。尽管该执行案件通过多种渠道圆满划上了句号,但应如何执行孔某的申请,从法理角度去审视执行方式,存在以下几种观点:

一、进入再审说。由于诉争之房在信用社已作贷款抵押,且在分割遗产时亦未作处理,对王某等五人与孔某法定继承纠纷一案由执行局(庭)直接提交审判委员会,由院长提请进入再审,对孔某申请执行案件裁定中止执行。

二、和解告知说。为减少诉累、节约司法成本,综合考虑孔某已自动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劝说感化具体贷款人偿清贷款,协助孔某办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若和解不能成功,可对孔某申请执行案裁定中止执行。同时,法院也可主动告知信用社行使诉权,起诉具体贷款人,待判决或调解生效后与孔某申请执行案合并执行。

三、裁定驳回说。虽孔某申请执行的依据是法院的生效判决,但由于该判决属于确认之诉,而确认之诉又无执行力,故法院不应立案受理孔某的执行申请,但考虑到该案已立案受理,故应裁定驳回其申请,并释明告知孔某可通过其他司法渠道予以救济即另诉解决。

笔者赞同笫三种观点,即裁定驳回对孔某要求执行王某等五人交还房屋产权证书的申请。因为: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进入再审程序虽是司法救济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本案而言,虽存在分割遗产时未对抵押债务作出一并处理的问题。但对已设定抵押的财产并不影响法院依继承法之规定对其进行分割处分,因此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妥。所以,我认为第一种观点是不可取的。

其次,第二种观点无论从个人良知、个人素养出发,还是从节约司法成本出发,都是在宏扬传统和谐文化。但是,当和谐和善良受到对立和仇视的挑战且其力量又处于劣势地位时,这时就需要法律的力量来规范,而法律的力量又必须是公正、依法的。同时,民事案件有“不告不理” 之说,若法院主动动员自然人或法人起诉就存有不法的嫌疑,既然没有依法,又何能产生对当事人、对社会有震慑力的法律力量呢?因此, 为构建和谐社会,我们必须依法。所以,针对第二种观点,作为执行法官或执行员不宜主动为之。

第三, 裁定驳回执行申请, 既符合法律规定, 又科学公开。在执行法官或执行员对“确认之诉没有执行力”进行释明后, 申请人在明确应走“另诉”之路时,既看到了新的司法救济曙光, 又明白“另诉”是法律规定,不是谁都能任意为之。在这种情况下,裁定驳回申请人的执行申请,申请人是完全能够接受的。同时,又可避免因进入再审而产生当事人的对立情绪,杜绝不必要的信访、上访,避免损害司法公信力的情况发生。

最后,在当前立审、立执、审执分离的法律原则下,建议立案、审判、执行继续坚持好“互相配合”的原则。审判法官在审判时为判决生效后的执行创造必要条件,若该案判决主文明确了房屋产权交付时间,就不会导致当事人因房屋产权交付而“另诉”的问题;立案法官透彻了解执行案件的立案条件,就不会导致“裁定驳回”的问题。

因此,立案、审理、执行各个环节既分工负责,又“通盘考虑”,就会避免类似问题产生。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