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苟美林诉罗元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作者:cdelink     日期:2018-06-07

苟美林诉罗元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侵权责任)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2017)川1923民初847号。

2.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苟美林,男,生于1954127日,汉族,住四川省平昌县马鞍乡。

委托代理人:杨正勇,平昌县正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苟建华(特别授权),平昌县笔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罗元亮,男,生于1968614日,汉族,住四川省宣汉县马渡乡。

委托代理人:雷力,宣汉县蒲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审判员:冯天然。

6、审结时间:2017年520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2016年92日,被告驾驶双狮牌无号牌普通三轮车,驾驶室搭乘原告从平昌县马鞍乡往岩口方向行驶。1120分许,该车行驶至岩马路-平昌县马鞍乡小寨村2社(小地名:三岔河)道路时,将原告摔倒在地,造成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当天入住平昌县人民医院,1010日基本痊愈出院。201612月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伤残九级。平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被告承担全部责任,被告支付医疗费5400元后再未支付相关费用,经协商未果,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50544.78元、误工费6800元、护理费5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70元、营养费780元、鉴定费1300元、交通费1200元、精神抚慰金6000元等各类损失共计110083.98元。

2、被告辩称

对交通事故的事实没有异议;因原告已满62周岁,不应支持误工费;交通费过高,营养费要以医嘱为准;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过高;原告自身有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三)事实和证据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6年92日,被告罗元亮持“C1E”驾驶证驾驶其所有的双狮牌无号牌普通三轮摩托车驾驶室免费搭乘原告苟美林,从平昌县马鞍乡往平昌县岩口乡方向行驶。1120分许,当该车行驶至岩马路-平昌县马鞍乡小寨村2(小地名:三岔河)道路处时,将原告苟美林摔倒在地,造成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于当天下午228分即到平昌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一、急性重型颅脑损伤:1、右侧颞叶脑挫伤出血;2、右侧颞叶硬膜下血肿;3、左侧颞叶硬膜下血肿;4、颅内积气;5、右颞骨骨折;6、颅底骨折;7、头皮血肿;二、肺部感染、矽肺;三、左肾囊肿;四、全身多处皮肤伤。20161010日出院,花费医疗费49864.78元,共计住院39天。出院医嘱院外休息一月、门诊随访。平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平公交认字[2016]第0008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罗元亮负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苟美林不负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

同时查明: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于20161213日作出了四川明正[2016]法临鉴字第4-2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原告苟美林本次损伤评定为Ⅸ(玖)级伤残,酌定护理时限为陆拾日,原告苟美林支付鉴定费1300元。被告罗元亮支付了医疗费54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 原、被告身份证明;

2. 平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3. 平昌县人民医院住院病案;

4. 医疗费发票、出院证;

5. 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以及原、被告当庭陈述。

(四)判案理由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罗元亮违反交通运输安全法规,造成原告苟美林受伤,本次交通事故由平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罗元亮负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苟美林不负责任,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被告罗元亮辩称原告苟美林自身有过错及系免费搭乘,原告苟美林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罗元亮作为三轮摩托车驾驶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该义务并不因为系免费搭乘就得以减轻或免除,同时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苟美林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有过错,其辩称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被告罗元亮应当赔偿原告的损失。对原告苟美林损失范围及标准的认定:1、医疗费,原告苟美林主张50544.78元,其中平昌县人民医院医疗费49864.78元予以支持,出院后自行购买药品花费480元,因无医嘱及处方证实与治疗本次交通事故受伤情况相关,不予支持;2、误工费,原告苟美林主张85天×80/=6800元,虽原告苟美林受伤时已满62周岁,但其在受伤前仍然具有一定的劳动能力,可以通过劳动取得收入,故对误工费予以支持;3、护理费,原告苟美林主张60天×90/=5400元,予以确认;4、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苟美林主张39天×30/=1170元,予以确认;5、营养费,原告苟美林主张780元,因无医嘱证明需要加强营养,不予支持;6、伤残赔偿金,原告苟美林主张10247/年×18年×0.2=36889.20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确认;7、交通费,原告苟美林主张1200元,但其提供的交通费票据系连号,考虑原告苟美林受伤后到平昌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会产生一定的交通费,酌定支持400元;8、精神抚慰金,原告苟美林主张6000元,考虑被告罗元亮系无偿搭乘原告乘车,不予支持;9、鉴定费1300元,予以确认。上述损失共计101823.98元。

(五)定案结论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罗元亮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苟美林损失101823.98元,减去被告已支付的5400元,实际还应赔偿96423.98元。

2、驳回原告苟美林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40元,依法减半收取520元,由被告罗元亮负担。

(六)解说

机动车驾驶人无偿善意搭乘第三人在现实社会中普遍存在,双方往往存在朋友、亲属等关系。在车辆运行中,如若发生了交通事故,致乘车人受伤而引起的赔偿纠纷屡见不鲜。机动车驾驶人往往认为自己是做好事,也没有获取利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或对赔偿金额产生巨大的分歧,而乘车人则认为驾驶人有过错,应该赔偿自己的损失。因驾驶员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且该义务并不因为系免费搭乘就得以减轻或免除,应该根据过错大小承担相应的责任。但考虑到驾驶员确系出于善意,没有获取利益,也为了鼓励助人为乐,应当适当的减轻驾驶员的赔偿责任。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