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李鲜明诉潘曙光确认人民调解协议效力案
作者:cdelink     日期:2018-08-07

李鲜明诉潘曙光确认人民调解协议效力案

(人民调解协议)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2017)川1923民初811号。

2.案由:请求确认人民调解协议效力

3.诉讼双方

原告:李鲜明,, 生于19671111, 汉族,住四川省平昌县岳家镇。

委托代理人:周黎明,四川宏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潘曙光,男,生于1976414日,汉族,住四川省平昌县江口镇。

委托代理人:苏智华,巴中市平昌县笔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审判员:李大凯。

6、审结时间:2017年324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2015年98日潘曙光驾驶川YE4678小型客车,1432分许该车行至三元路岳家镇云峰村冷水垭道路上时,与李鲜明驾驶川SC012二轮摩托车相撞,致李鲜明等人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平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 此次交通事故由潘曙光承担全部责任, 李鲜明等人无责任。事后李鲜明到医院住院治疗,于20151117日自动出院,出院证明书记载:院外可能发生右股骨头坏死,骨折断端移位,骨折畸形,延迟愈合,右髋部长期疼痛,活动受限甚至关节僵硬。20151229日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为9级伤残,未作其他鉴定。201618日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作出平公交调字(2016)第10号调解书确定后续医疗费用7000元。随后原告继续治疗,2016118日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后期医疗费用为45000元,酌定误工时限为300日,酌定护理时限为150日。原告作为普通自然人,不是医疗或法医类人员,对后期医疗概念以及所需费用无法认知,对自己损害后果无法确定,先前同意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认为完全可以将自身损害完全治疗好,与后来评定45000元差距较大,是典型法律对行为性质和数量的误解,平公交调字(2016)第10号调解书确定后续医疗费用7000元应当予以撤销,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平公交调字(2016)第10号调解书中赔偿协议第一条,即潘曙光赔偿李鲜明治疗费用28666.97元,院外检查费用234元,院外续治费用164.64元,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共计36065.61元,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被告辩称

原告申请撤销撤销平公交调字(2016)第10号调解书中赔偿协议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已超过法定期间,同时撤销理由不符合《民法通则》和《合同法》规定的条件,恳请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5年9月814时32潘曙光驾驶川YE4678小型客车,该车行驶至三立路岳家镇云峰村冷水垭道路上时,与对面李鲜明驾驶川SC012二轮摩托车会车时发生碰撞,致李鲜明等人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当即李鲜明被他人送到平昌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经该医院诊断为:右髋关节脱位, 右股头骨折, 右小腿下段及踝关节皮肤挫裂伤。20151117日自动出院,出院时医嘱:院外继续对症治疗,加强伤肢功能锻炼,门诊随访,不适就诊,每周一次,院外继续卧床休息两月,两月后扶双拐不负重活动,院外可能发生右股骨头坏死,骨折断端移位,骨折畸形,延迟愈合,右髋部长期疼痛,活动受限甚至关节僵硬。20151229日李鲜明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为9级伤残。201614日平昌县公安局交通警警大队作岀第5119234201601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 此次交通事故由潘曙光负全部责任, 李鲜明、周翠兰、李鸿静无责任。201618日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李鲜明等人与潘曙光达成赔偿协议:-、潘曙光赔偿李鲜明治疗费用28666.97元,院外检查费用234元,院外续治费用164.64元,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共计36065.61元……。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并作出了平公交调字(2016)第10号调解书。201688日李鲜明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经该医院诊断为:右侧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右侧股骨颈骨折内固定术后,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肝功能轻度受损,脂肪肝。同月25日出院,用去医疗费52830.24元。2016118日李鲜明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后期医疗费用为45000元,酌定误工时限为300日,酌定护理时限为150日。201713日李鲜明向本院提起机动车责任纠纷诉讼, 审理中李鲜明撤回起诉。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 原、被告身份证明;

2. 医院住院病案、医疗费发票、出院证等;

3. 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

4.(2017)川1923民初20号民事裁定书;

5. 平交调字(2016)第10号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书。

(四)判案理由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受伤,虽经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与被告达成赔偿协议,但协议时对后期医疗费无医嘱,也无鉴定结论,原、被告均未从事医疗卫生工作经历,对后期医疗费均无认知,在此情形下所达成赔偿协议,原告自身存在重大误解,而且原告再行治疗用去医疗费52830.24元,其协议后期医疗费数额,与实际治疗数额差距较大,明显显示公平,对调解协议中后期医疗费7000元应依法予以撤销;被告以原告行使撤销权,已超过法律规定时间一年予以抗辩,因原告自知撤销事由是20171月,而且也以机动车责任纠纷提起诉讼主张该权利,原告行使撤销权未超过诉讼时效,故被告之抗辩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五)定案结论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201618日平昌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原告李鲜明等人与被告潘曙光达成赔偿协议:潘曙光赔偿李鲜明后期治疗费用7000元。

案件诉讼费100元,由被告潘曙光负担。

(六)解说

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的调解协议合法有效,但其内容因当时不可预见的事实致明显显失公平,致一方当事人权利受到侵害,该内容可撤销,当事人在法定的一年撤销权期间内向法院提起诉讼,其撤销权依法应予以支持。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