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原告罗其明诉被告何成林、杨廷琼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作者:西兴法庭     日期:2019-08-15


一、    裁判要旨

    案件的审理中对伤残等级在二级及二级以上的当事人,其终身护理依赖费用如何给付。

二、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2018)川1923民初380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罗其明,男,生于19711118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3020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7111182072

委托代理人:赵世川,四川百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成林,男,生于195881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2024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5808012074

被告:杨廷琼,女,生于1957715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2024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5707152086

以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文林,四川万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审判员:董毅

6.审结时间:

2019年19

三、审理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原告罗其明诉称:两被告将座落于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二社,原建的一层砖混结构房屋再行加修二层砖混住房。因两被告长期在福建务工,从事工地木工包工,于是,被告何成林雇佣原告并为其代请本地砖工一起修建。2018523日下午,原告与一起干活的工人为两被告加修第二层住房倒混凝土,完毕后就留下原告与一起做工的另外三人,在当晚要将倒的混凝土收旱找平。当晚20时许,原告在倒的混凝土面上朝后退着拉动铁制平板,将混凝土表面进行收光时,原告未预见到后面的光缆电绳被其挡滚,摔于三楼的地下面阳沟处受伤。当晚随即送入平昌县中医院,因伤势过重,要求转入达州市中心医院住院,诊断为:腰椎体爆裂性骨折伴双下肢瘫、胸椎多发棘突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多处肋骨骨折等,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20181025日法医学鉴定原告本次损伤构成一个2级伤残和一个10级伤残的严重后果。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法释(200320号和法释(20017号之规定,特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两被告承担赔偿原告受伤后已产生的医疗费101956.92元,残疾用具费750元,误工费15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550元,营养费5550元,住院和出院期间护理费22200元,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46936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9779元,交通费1433.5元,住宿费100元,鉴定费2600元,残疾赔偿金222531.4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共计967218.82元;2、本案诉讼费及其他的费用均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何成林、杨廷琼辩称,一、承认的答辩,1、两被告长期在外务工;2、两被告加修楼层全部由原告承揽(除各种原材料外);32018523日晚8时左右,原告与其他人在被告加层上打混凝土找平施工时,不注意安全施工,被其背后光缆电线挡滚,摔下受伤;4、被告已履行承揽合同约定义务,预付款5万元及购买意外伤害险;5、被告已支付的费用213830元,包括为建房支款11万元,代支付13830元工资及支付医疗费9万元。二、否认的答辩,1、原、被告之间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承揽关系;2、原告受伤是自身不顾安全施工的过错所造成,责任应当自负;3、被告对此无过错,依法不得承担任何赔偿责任;4、被告为建房加层履行了承揽合同约定之义务;5、原告主张费用中有明显不当的,应当依法剔除。

2.一审事实和证据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2018年初,两被告(系夫妻关系)为扩建自己家位于西兴镇曙光村2社已修建的一层房屋加筑楼房,找到原告罗其明,双方在未签订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口头约定了由原告罗其明在家负责招揽工人、记工时、代发工人工资,代买相关建筑材料(费用凭发票由原、被告双方结算后,由被告何成林汇钱给原告罗其明)及具体负责房屋的修建等事项;两被告不在家负责管理和指挥房屋的具体修建事宜。2018523日晚8时左右,在没有任何防护设备的情况下,原告在为两被告修建的房屋第三层楼板混凝土抹平、收光的过程中,拉动混凝土抹平铁制平板倒退而行时,在不能看清背后的情况下,被横在脚后的电缆绊倒,掉下一楼阳沟受伤。当晚原告被送至平昌县中医院,支出医疗费1689.62元。原告的伤情经检查后,因伤势过重,于2018524日转至达州市中心医院治疗,住院至2018624日,住院天数32天,支出医疗费72681.53元。出院诊断为: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伴双下肢瘫、胸椎多发棘突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多处肋骨骨折及全身多处软组织伤。出院医嘱及建议:1、继续住院康复理疗,2、骨科、康复科门诊定期随访。2018624日,原告罗其明入住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医院对其伤情继续治疗,住院至2018910日出院,住院天数79天,期间支出医疗费25305.97元,诊断为:1、腰1椎骨折内固定术后伴双下肢活动障碍;2、腰椎多发棘突骨折;3、腰椎多发横突骨折;4、多处肋骨骨折。出院医嘱及注意事项:1、门诊随访、不适就诊;2、加强功能锻炼;3、休息、加强营养。20181011日至12日,原告罗其明因肌电检查在达州市中心医院支出医疗费1105.5元。20181025日,原告罗其明的伤情,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出具四川明正[2018]法临鉴字第4-1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罗其明本次损伤构成壹个贰级伤残和壹个拾级伤残;酌定后续医疗费为壹万柒仟陆佰元人民币;存在护理依赖,其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支出鉴定费2600元。因原、被告对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告诉至法院。

另查明,原告罗其明受伤后,被告何成林通过银行转账,预先支付给原告现金90000元。原告罗其明于2017419日在平昌县人民法院,与其妻赵小梅协议离婚,其供养的被扶养人为其女罗云佳(曾用名:罗欢欢),出生年月为:2007319日。原告罗其明无相关修建建筑物的工匠资质。

 3.一审判案理由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还是雇佣合同关系。在本案中,一、从合同的目的方面,两被告找到原告罗其明为其加筑楼房的二层,其目的显然是要求原告罗其明将二层楼房修建完成并可以使用为止,而并非仅仅要求原告提供一般的劳务、不需要交付最终的工作成果。二、从双方的关系及开展工作的方式方面,由于两被告长期在外务工,房屋楼层加筑期间仍在外地,在2018年初找到原告时,必定是约定了房屋的修建方案;但施工过程中的施工工具及设备的置备、施工进度、施工规范、施工的具体措施等事项,均是由原告罗其明予以掌控的,具有自主决定权;因此, 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人身依附关系。三、劳动报酬的给付方式方面,虽然给付王从明、祁正平、王天义等人的劳动报酬是按大工200/天、小工120/天计算的,但原告罗其明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报酬也是按此标准领取的,且至庭审结束时,原、被告之间的报酬仍未结算;故不能认定原告的报酬是按其提供劳务付出的时间来定期结算和支付的,而应认定为完成全部工程后一起结算。综上,原、被告之间虽没有签订书面的合同,但从本案的查明事实可得出,双方的关系形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原告在房屋修建过程中所从事的工作范畴,远超大、小工的工作量,其工作性质更符合承揽人的特征,故应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即本案的案由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应调整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原告罗其明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因自身未采取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而导致其摔伤,其本身未尽到自身安全注意义务,应对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60%)。被告何成林、杨廷琼作为定做人,选任不具备安全施工条件和房屋修建资质的原告罗其明为其加筑房屋,具有选任不当的过错,应当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40%)。

原告罗其明在该次事件中受伤的相关费用认定如下:

1、医疗费:1689.62+72681.53+25305.97+1105.5+17600=118382.62元,有平昌县中医院、达州市中心医院、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医院的医疗费发票及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意见书在案,本院予以支持。

2、残疾辅助器具费:750元,虽无合法票据,但为实际必要支出,且两被告予以认可,本院予以支持。

3、误工费:154天×100/=15400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

4、住院伙食补助费:111天×50/=5550元,计算有误,应调整为111天×30/=3330元。

5、营养费:111天×50/=5550元,计算有误,应调整为111天×30/=3330元。

6、护理费:111天×100/天×2=22200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

7、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58671/年×20年×40=469368元,计算有误;结合司法实践及原告罗其明的伤残等级,由于其生存状态的不确定性,其护理依赖的费用不宜一次性支持最高二十年的诉请,应先支持五年的护理依赖的费用(即2018911日至2023910日);待五年期届满后,原告可另行起诉向两被告主张后续护理依赖的费用;由于原告未提供其从事具体职业的证明,其要求按2017年四川省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58671/年为基数计算护理依赖费有误,应按2017年四川省居民服务业的平均工资37401/年为基数计算;即该项费用应调整为:37401/年×5年×80=149604元。

8、被扶养人生活费:11397/年×7=79779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该项费用不单独赔偿,应计入残疾赔偿金内。

9、交通费:1433.5元,因无全部合法有效的票据,但考虑到交通费是必然产生的,故本院酌情支持1200元。

10、住宿费:100元,虽无正规合法的票据,但系20181011-12日在达州中心医院检查所支出的费用,本院予以支持。

11、鉴定费:2600元,有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的正规鉴定费发票在案,本院予以支持。

12、残疾赔偿金:12227/年×20年×91=222531.4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加上被扶养人生活费79779元,本项的实际金额应为:222531.4+79779=302310.4元。

13、精神抚慰金:4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因原告罗其明在此次事件中自身存在主要过错才造成其受伤的后果,故对此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14、其他费用,即购买生活用纸、大湿巾、开胸顺气丸、蒙脱石散等费用的支出,因无法定合法的票据及法律依据,故本院对该部分无合法票据的支出,不予支持。

品跌以上各项费用后,总计:619207.02元。

4.一审定案结论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依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罗其明受伤后损失共计:619207.02元(医疗费118382.62元、残疾辅助器具费750元、误工费15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330元、营养费3330元、护理费22200元、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149604元、交通费1200元、住宿费100元、鉴定费2600元、残疾赔偿金302310.4元)由被告何成林、杨廷琼赔偿原告罗其明247682.8元,减去两被告已支付给原告的90000元,被告何成林、杨廷琼实际应赔偿给原告罗其明157682.8元;其余部分由原告罗其明自行负担。

二、驳回原告罗其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解说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还是雇佣合同关系。在本案中,一、从合同的目的方面,两被告找到原告罗其明为其加筑楼房的二层,其目的显然是要求原告罗其明将二层楼房修建完成并可以使用为止,而并非仅仅要求原告提供一般的劳务、不需要交付最终的工作成果。二、从双方的关系及开展工作的方式方面,由于两被告长期在外务工,房屋楼层加筑期间仍在外地,在2018年初找到原告时,必定是约定了房屋的修建方案;但施工过程中的施工工具及设备的置备、施工进度、施工规范、施工的具体措施等事项,均是由原告罗其明予以掌控的,具有自主决定权;因此, 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人身依附关系。三、劳动报酬的给付方式方面,虽然给付王从明、祁正平、王天义等人的劳动报酬是按大工200/天、小工120/天计算的,但原告罗其明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报酬也是按此标准领取的,且至庭审结束时,原、被告之间的报酬仍未结算;故不能认定原告的报酬是按其提供劳务付出的时间来定期结算和支付的,而应认定为完成全部工程后一起结算。综上,原、被告之间虽没有签订书面的合同,但从本案的查明事实可得出,双方的关系形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原告在房屋修建过程中所从事的工作范畴,远超大、小工的工作量,其工作性质更符合承揽人的特征,故应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

案例编写人: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董毅(男,大学本科,员额法官,西兴人民法庭负责人 13795938373,邮箱:342353365@qq.com

附:(2018)川1923民初3805号民事判决书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川1923民初3805

 

原告:罗其明,男,生于19711118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3020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7111182072

委托代理人:赵世川,四川百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成林,男,生于195881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2024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5808012074

被告:杨廷琼,女,生于1957715日,汉族,住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2024号,身份证号码:513028195707152086

以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文林,四川万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立案受理原告罗其明诉被告何成林、杨廷琼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后,依法由审判员董毅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罗其明及委托代理人赵世川,被告何成林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文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罗其明诉称:两被告将座落于平昌县西兴镇曙光村二社,原建的一层砖混结构房屋再行加修二层砖混住房。因两被告长期在福建务工,从事工地木工包工,于是,被告何成林雇佣原告并为其代请本地砖工一起修建。2018523日下午,原告与一起干活的工人为两被告加修第二层住房倒混凝土,完毕后就留下原告与一起做工的另外三人,在当晚要将倒的混凝土收旱找平。当晚20时许,原告在倒的混凝土面上朝后退着拉动铁制平板,将混凝土表面进行收光时,原告未预见到后面的光缆电绳被其挡滚,摔于三楼的地下面阳沟处受伤。当晚随即送入平昌县中医院,因伤势过重,要求转入达州市中心医院住院,诊断为:腰椎体爆裂性骨折伴双下肢瘫、胸椎多发棘突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多处肋骨骨折等,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20181025日法医学鉴定原告本次损伤构成一个2级伤残和一个10级伤残的严重后果。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法释(200320号和法释(20017号之规定,特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两被告承担赔偿原告受伤后已产生的医疗费101956.92元,残疾用具费750元,误工费15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550元,营养费5550元,住院和出院期间护理费22200元,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46936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9779元,交通费1433.5元,住宿费100元,鉴定费2600元,残疾赔偿金222531.4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共计967218.82元;2、本案诉讼费及其他的费用均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何成林、杨廷琼辩称,一、承认的答辩,1、两被告长期在外务工;2、两被告加修楼层全部由原告承揽(除各种原材料外);32018523日晚8时左右,原告与其他人在被告加层上打混凝土找平施工时,不注意安全施工,被其背后光缆电线挡滚,摔下受伤;4、被告已履行承揽合同约定义务,预付款5万元及购买意外伤害险;5、被告已支付的费用213830元,包括为建房支款11万元,代支付13830元工资及支付医疗费9万元。二、否认的答辩,1、原、被告之间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承揽关系;2、原告受伤是自身不顾安全施工的过错所造成,责任应当自负;3、被告对此无过错,依法不得承担任何赔偿责任;4、被告为建房加层履行了承揽合同约定之义务;5、原告主张费用中有明显不当的,应当依法剔除。

经审理查明,2018年初,两被告(系夫妻关系)为扩建自己家位于西兴镇曙光村2社已修建的一层房屋加筑楼房,找到原告罗其明,双方在未签订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口头约定了由原告罗其明在家负责招揽工人、记工时、代发工人工资,代买相关建筑材料(费用凭发票由原、被告双方结算后,由被告何成林汇钱给原告罗其明)及具体负责房屋的修建等事项;两被告不在家负责管理和指挥房屋的具体修建事宜。2018523日晚8时左右,在没有任何防护设备的情况下,原告在为两被告修建的房屋第三层楼板混凝土抹平、收光的过程中,拉动混凝土抹平铁制平板倒退而行时,在不能看清背后的情况下,被横在脚后的电缆绊倒,掉下一楼阳沟受伤。当晚原告被送至平昌县中医院,支出医疗费1689.62元。原告的伤情经检查后,因伤势过重,于2018524日转至达州市中心医院治疗,住院至2018624日,住院天数32天,支出医疗费72681.53元。出院诊断为: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伴双下肢瘫、胸椎多发棘突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多处肋骨骨折及全身多处软组织伤。出院医嘱及建议:1、继续住院康复理疗,2、骨科、康复科门诊定期随访。2018624日,原告罗其明入住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医院对其伤情继续治疗,住院至2018910日出院,住院天数79天,期间支出医疗费25305.97元,诊断为:1、腰1椎骨折内固定术后伴双下肢活动障碍;2、腰椎多发棘突骨折;3、腰椎多发横突骨折;4、多处肋骨骨折。出院医嘱及注意事项:1、门诊随访、不适就诊;2、加强功能锻炼;3、休息、加强营养。20181011日至12日,原告罗其明因肌电检查在达州市中心医院支出医疗费1105.5元。20181025日,原告罗其明的伤情,经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鉴定,出具四川明正[2018]法临鉴字第4-1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罗其明本次损伤构成壹个贰级伤残和壹个拾级伤残;酌定后续医疗费为壹万柒仟陆佰元人民币;存在护理依赖,其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支出鉴定费2600元。因原、被告对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告诉至法院。

另查明,原告罗其明受伤后,被告何成林通过银行转账,预先支付给原告现金90000元。原告罗其明于2017419日在平昌县人民法院,与其妻赵小梅协议离婚,其供养的被扶养人为其女罗云佳(曾用名:罗欢欢),出生年月为:2007319日。原告罗其明无相关修建建筑物的工匠资质。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原、被告的身份信息,平昌县中医院医疗费发票,达州市中心医院医疗费发票、病历及用药清单,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医院医疗费发票、病历及用药清单,四川明正[2018]法临鉴字第4-1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2017)川1923民初928号民事调解书,刘从明、王天义、祁正平等人的调查笔录,被告何成林向原告罗其明转账凭证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还是雇佣合同关系。在本案中,一、从合同的目的方面,两被告找到原告罗其明为其加筑楼房的二层,其目的显然是要求原告罗其明将二层楼房修建完成并可以使用为止,而并非仅仅要求原告提供一般的劳务、不需要交付最终的工作成果。二、从双方的关系及开展工作的方式方面,由于两被告长期在外务工,房屋楼层加筑期间仍在外地,在2018年初找到原告时,必定是约定了房屋的修建方案;但施工过程中的施工工具及设备的置备、施工进度、施工规范、施工的具体措施等事项,均是由原告罗其明予以掌控的,具有自主决定权;因此, 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人身依附关系。三、劳动报酬的给付方式方面,虽然给付王从明、祁正平、王天义等人的劳动报酬是按大工200/天、小工120/天计算的,但原告罗其明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报酬也是按此标准领取的,且至庭审结束时,原、被告之间的报酬仍未结算;故不能认定原告的报酬是按其提供劳务付出的时间来定期结算和支付的,而应认定为完成全部工程后一起结算。综上,原、被告之间虽没有签订书面的合同,但从本案的查明事实可得出,双方的关系形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原告在房屋修建过程中所从事的工作范畴,远超大、小工的工作量,其工作性质更符合承揽人的特征,故应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属于承揽合同关系。即本案的案由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应调整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原告罗其明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因自身未采取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而导致其摔伤,其本身未尽到自身安全注意义务,应对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60%)。被告何成林、杨廷琼作为定做人,选任不具备安全施工条件和房屋修建资质的原告罗其明为其加筑房屋,具有选任不当的过错,应当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40%)。

原告罗其明在该次事件中受伤的相关费用认定如下:

1、医疗费:1689.62+72681.53+25305.97+1105.5+17600=118382.62元,有平昌县中医院、达州市中心医院、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医院的医疗费发票及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意见书在案,本院予以支持。

2、残疾辅助器具费:750元,虽无合法票据,但为实际必要支出,且两被告予以认可,本院予以支持。

3、误工费:154天×100/=15400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

4、住院伙食补助费:111天×50/=5550元,计算有误,应调整为111天×30/=3330元。

5、营养费:111天×50/=5550元,计算有误,应调整为111天×30/=3330元。

6、护理费:111天×100/天×2=22200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

7、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58671/年×20年×40=469368元,计算有误;结合司法实践及原告罗其明的伤残等级,由于其生存状态的不确定性,其护理依赖的费用不宜一次性支持最高二十年的诉请,应先支持五年的护理依赖的费用(即2018911日至2023910日);待五年期届满后,原告可另行起诉向两被告主张后续护理依赖的费用;由于原告未提供其从事具体职业的证明,其要求按2017年四川省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58671/年为基数计算护理依赖费有误,应按2017年四川省居民服务业的平均工资37401/年为基数计算;即该项费用应调整为:37401/年×5年×80=149604元。

8、被扶养人生活费:11397/年×7=79779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该项费用不单独赔偿,应计入残疾赔偿金内。

9、交通费:1433.5元,因无全部合法有效的票据,但考虑到交通费是必然产生的,故本院酌情支持1200元。

10、住宿费:100元,虽无正规合法的票据,但系20181011-12日在达州中心医院检查所支出的费用,本院予以支持。

11、鉴定费:2600元,有四川明正司法鉴定所的正规鉴定费发票在案,本院予以支持。

12、残疾赔偿金:12227/年×20年×91=222531.4元,计算得当,本院予以支持;加上被扶养人生活费79779元,本项的实际金额应为:222531.4+79779=302310.4元。

13、精神抚慰金:40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因原告罗其明在此次事件中自身存在主要过错才造成其受伤的后果,故对此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14、其他费用,即购买生活用纸、大湿巾、开胸顺气丸、蒙脱石散等费用的支出,因无法定合法的票据及法律依据,故本院对该部分无合法票据的支出,不予支持。

品跌以上各项费用后,总计:619207.02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罗其明受伤后损失共计:619207.02元(医疗费118382.62元、残疾辅助器具费750元、误工费15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330元、营养费3330元、护理费22200元、终身大部分护理依赖费149604元、交通费1200元、住宿费100元、鉴定费2600元、残疾赔偿金302310.4元)由被告何成林、杨廷琼赔偿原告罗其明247682.8元,减去两被告已支付给原告的90000元,被告何成林、杨廷琼实际应赔偿给原告罗其明157682.8元;其余部分由原告罗其明自行负担。

二、驳回原告罗其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有金钱给付义务的项目,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当事人未按本院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3472元,依法减半收取6736元,由原告罗其明负担4041.6元,由被告何成林、杨廷琼负担2694.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九年一月九日

 

       谷长征

 

【点击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