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星期三

平昌县人民法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邱家初级中学原会计郑某贪污1500余万元案
作者:刑庭     日期:2019-11-29

一、基本案情

2014年4月至20183月,被告人郑某在任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出纳、会计期间,以学校修建工程等需要资金的名义在79人处借款,并采取收入不入帐等手段非法占有公款人民币1518.92万元后,用于归还在民间借款中的本金、利息以及日常挥霍等开支。

二、裁判结果

平昌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郑某身为国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履行管理国有财产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侵吞、骗取手段非法占有公款人民币1518.9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最后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并依法追缴被告人郑某违法所得人民币1518.92万元。

三、法官点评

本案系发生在平昌辖区内犯罪数额最大的贪污案件。该案中被告人郑某作为学校的会计、出纳,在短短三四年时间之内利用职务之便将以学校名义在外的借款采取不入账的方式便非法占用1518.92万元,其数额之巨大,其行为之恶劣,其影响之深远,均是难以言谈。

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应该牢牢守住底线,严格遵守工作纪律,坚持良好生活作风,否则一旦滑入犯罪深渊,等待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亲友的泪水。

 

 

附:裁判文书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923刑初14

 

公诉机关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华,男,19711116日出生,公民身份证号码511923197111166190,汉族,专科文化,原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会计,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平昌县,住平昌县江口镇平安一巷34l1单元22号。因涉嫌诈骗罪,于20183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27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平昌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吴忠,四川适逸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检察院以平检公诉刑诉〔20182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华犯贪污罪于2019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平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郑华及指定辩护人吴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平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4月至20183月期间,被告人郑华在任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出纳、会计期间,利用其经手和管理公共财产的职务之便,采取侵吞、骗取等手段非法占有公款1518.92万元人民币后,用于归还在民间借款中的本金、利息以及日常挥霍等开支。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现场勘验、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郑华身为国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侵吞、骗取手段非法占有公款1518.92万元,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郑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请求从轻处罚。

辩护人吴忠对公诉机关指控郑华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主要提出郑华系初犯、当庭认罪悔罪,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4月至20183月期间,被告人郑华在任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出纳、会计期间,利用其经手和管理公共财产的职务之便,采取收入不入帐等手段非法占有公款人民币1518.92万元后,归个人使用。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5年6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晓虹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917日,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晓虹处借款1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2015年10月3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从富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2014年10月1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田奇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4年11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征地支付青苗补偿费的名义在田奇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计入学校收入帐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2016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刘义刚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2016年1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孙学举处借款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2016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谢卫民处借款23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2016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邓斌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的相关证据。

    (八)2015年2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张家红处借款1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九)2016年3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胥英喜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2018年1月2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何翠远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一)2015年9月1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严伟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二)2015年2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红梅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9月1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红梅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三)2016年6月2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冉晓丽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四)2014年10月3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万强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1月2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万强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2月2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万强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7月2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万强处借款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五)2015年2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小蓉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916日,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小蓉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六)2015年2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徐桂英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6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徐桂英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七)2015年9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向丽处借款4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6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向丽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八)2016年6月2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春荣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十九)2015年1月2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2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1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13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314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秋处借款9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2015年5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明凯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5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明凯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7月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明凯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一)2015年6月1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清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1月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清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1月1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清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清处借款2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月1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给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在李丕清处的前期借款支付利息为名在李丕清处借款9万元人民币后,该借款未记入学校收入账。

   2017年2月2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清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二)2017年5月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胥英波处借款1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320日,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急需偿还他人借款本金的名义在胥英波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三)201753l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苏碧琼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四)2016年8月1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陆继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8月2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陆继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9月2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陆继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五)2018215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金菊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3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需偿还他人借款的名义在李金菊处借款18.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3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需偿还他人借款的名义在李金菊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六)2018年2月1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黄仕军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七)2015年11月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谢俊华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八)2015年11月1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传平处借款4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4月1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传平处借款1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二十九)2017816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杨尚书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2016年12月2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廖泽安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一)2017年5月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张书鹏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二)2017年9月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苟秀英处借款1l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9月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苟秀英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0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苟秀英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三)2018316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需要资金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的名义在胡大成处借款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四)2018313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需要资金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的名义在胡晓菊处借款lO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五)2014年4月2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胥英雄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4月2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胥英雄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2月1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因工程建设资金紧张的名义在胥英雄处借款61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六)2014年9月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春霞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4年9月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春霞处借款11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2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春霞处借款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12月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春霞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七)2014年9月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元益处借款1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1月1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元益处借款4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9月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元益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八)2015年12月2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俊娟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1226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俊娟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2月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俊娟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三十九)2016年3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马静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2016年3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马琳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一)2017年4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礼平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二)2014年8月1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姜明朝处借款9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三)2016年1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何开华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四)2014年8月2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胥英鹏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五)2017年4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礼强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六)2017年8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沈玉玺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36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沈玉玺处借款6.2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七)2017年3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马德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八)2017126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白影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四十九)2015年7月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绍兰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7月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绍兰处借款7.58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20151215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阁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一)2016年6月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肖鹏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肖鹏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二)2015123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赵凤霞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后,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三)2017年3月2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连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四)2017324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邹俊处借款1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5月1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邹俊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五)2016年3月2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明阳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六)2018年3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邱毅处借款8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七)2017年2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刘和平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八)2016年2月2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张书林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2月2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张书林处借款10.2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8年3月1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张书林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五十九)2016年3月1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家祥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6月1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平昌县邱家镇居民王家祥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5月2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平昌县邱家镇居民王家祥处借款384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2014年9月2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冉隆凡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4年12月2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冉隆凡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6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冉隆凡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1022日,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冉隆凡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一)2015年6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赵玲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5年9月1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赵玲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二)2018年2月2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康三勇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三)2016年2月1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元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3月2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元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四)2016年10月1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冯国生处借款6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五)2016年11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冯艳玲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六)2016年7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9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4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10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1.56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6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3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7月4,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9月2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2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10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石长华处借款0.56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七)2014年9月6,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琴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74日,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罗琴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八)2017年10月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忠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

   2017年10月19,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李丕忠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六十九)2017年4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沈吉珍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2016年2月2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杜公云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一)2014年11月20,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毅处借款3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6年9月13,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毅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2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毅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2月1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毅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二)2014年11月7,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姜平川处借款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2014年12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姜平川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三)2014年10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蒲燎原处借款15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四)2015年7月15,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刚处借款7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五)2017年6月2,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邹治锐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六)2014年12月1,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陈新处借款2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七)2014121曰,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王玉清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八)201718目,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吕玉琼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七十九)2015年12月18,被告人郑华经手以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工程建设需要资金的名义在郑平处借款10万元人民币,采取不记入学校收入账的方式将借款据为己有。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并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拘留证、逮捕证等书证,证明本案来源合法及对被告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情况。

2、平文教(1991165号平昌县文教局文件;《干部履历表》;平教体函(201470号关于调整充实邱家镇初级中学财务工作人员的通知等书证,证明被告人郑华系国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身份情况,及从19968月至案发时在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任职的情况。

3、《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施工合同》、《学生食堂监控系统及LED显示屏工程项目合同》、《校园文化设计与制作安装合同》、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的会议记录、邱中发[2014]8号和邱中发[2015]1号《关于筹借资金确保年终稳定的请示》等书证,证明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因工程建设等项目而欠债的情况。

4、证人邱心和的证言,证明2014年邱心和担任平昌县邱家初级中学校长后,因学校修建学生宿舍、食堂及运动场边坡治理应急工程而对外欠款。因县财政未能及时拨付上述工程款,在当年底,县教育局在全县的校长会议上指出,各学校可以在民间借款解决工程欠款和民工工资支付及年终稳定等问题。会后,邱心和向全校职工传达了县教育局的会议精神,同时发动全校教职工积极给学校借款,学校于2014年、20151月、同年12月及20161月共四次向县教育局申请向民间借款。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从2014年开始向民间借款用于学校工程欠款和民工工资等支付,直至20181月底。从2014年开始,邱心和在学校会议上安排学校借款的具体业务由财务室的人员负责办理,当时,郑华是学校的会计,也是具体经办人。

5、证人李雪芹的证言,证明李雪芹从20159月开始担任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行政办公室主任,学校的行政公章是由办公室在管理,但财务室使用的时间较多,有时候财务室也在保管公章,特别是郑华有时也在保管公章。

6、证人朱富林的证言,证明朱富林从20148月至20179月在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任教并兼任出纳。学校建立了印章管理制度,但没有专用的财务公章,学校以行政公章代替财务公章办理收支业务。大约在20166月前,行政公章大多时候是在会计郑华处,校长的业务章有时也在会计手中保管,20166月之后校长才将业务章收回。按照校长邱心和的安排,民间借款从校长到普通教职工都在帮学校联系,具体出具借款票据、办理借款业务由朱富林和会计郑华负责。

7、借据、郑华银行卡的交易明细,证明郑华经手办理对外借款的情况。

8、证人李晓虹、王从富、田奇、刘义刚、孙学举、谢卫民、邓斌、张家红等79份证言,证明上述79人将资金通过郑华经办借给平昌县邱家中学,并加盖学校公章的事实。

9、被告人郑华的供述,证明其对自己从2014年至案发,担任平昌县邱家镇初级中学出纳、会计期间,利用经办和管理学校财物的职务便利,采取不入帐等非法手段占有学校公款1518.92万元据为己有的犯罪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华身为国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履行管理国有财产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侵吞、骗取手段非法占有公款人民币1518.9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华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郑华有当庭认罪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依照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被告人郑华判处的刑罚较轻,应适用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定罪处罚。本院为打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郑华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22日起至2032年3月2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

二、依法追缴被告人郑华违法所得人民币1518.92万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何中正

人民陪审员  王心会

人民陪审员  毛明蓉

二〇一九年六月三十日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二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

第三百八十三条 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

第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 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点击次数:次】